以岭药业(002603.CN)

探究以岭药业财报

时间:20-05-18 19:47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本刊记者 杜鹏/文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以岭药业(002603)(002603.SZ)连花清瘟胶囊在海内外迅速成为“网红”抗疫药品,公司股价也因此短短数月暴涨2倍,目前总市值在400亿元左右。

股价暴涨之后,以岭药业部分高管选择高位套现。

在经营和财务层面,以岭药业财报也有不小的变化。2019年,以岭药业应收账款增幅显著超过收入。与此同时,公司在应收账款坏账计提以及研发投入资本化的会计处理方面,采用了较往年更激进的会计处理。此外,公司的销售费用高企。这背后反映了什么变化?

股价大涨

连花清瘟是以岭药业的主导产品之一,先后多次被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列入感冒、流感相关疾病诊疗方案。以岭药业2月6日发布的公告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连花清瘟产品实现营业收入14.15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32.54%。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连花清瘟胶囊在海内外迅速成为“网红”抗疫药。

1月27日,在国家相关部门颁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中,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被列为观察期推荐用药,并被全国多省的治疗或诊疗方案推荐。

2月6日,以岭药业公告称,国家卫生健康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公司生产的专利中药连花清瘟胶囊和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以岭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专利中药连花清瘟颗粒被该方案列为中医治疗医学观察期推荐用药。

3月23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中,连花清瘟胶囊和金花清感颗粒、血必净注射液、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并称为明显疗效的“三药三方”。同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介绍称,连花清瘟主要的功效是清瘟解毒、宣肺泻热,对治疗轻型和普通型新冠肺炎患者有确切的疗效。

3月25日,在中欧抗疫交流会上,钟南山院士特别介绍了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性;他表示,284名病人使用连花清瘟进行治疗的康复率达到了91.5%。

4月14日,以岭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连花清瘟胶囊和连花清瘟颗粒在原批准适应症的基础上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

受到上述连续利好刺激,以岭药业2020年以来的股价大幅上涨,从年初的12.43元/股最高上涨至4月17日的41.69元/股,最高涨幅达到235%。5月13日,以岭药业收盘价33.09元/股,总市值398亿元,相比期初仍上涨166%。

以岭药业股价暴涨之后,公司部分高管选择高位套现。

以岭药业实控人亲属及其他高管也已经减持了自家股票。Wind资讯显示,1月23日,副总经理王蔚的关联股东王丽减持1000股,减持金额1.64万元。2月5日,副总经理高秀强减持19.31万股,减持金额329万元。2月6日,实控人吴以岭的亲属吴以成和吴以红分别减持9.3万股、744万股,减持金额分别为186万元、1.46亿元;同日,副总经理王蔚的关联股东任跃民减持11.66万股,减持金额227万元。

以岭药业相关负责人对《证券市场周刊》表示,公司并不存在高管连续减持股票的现象。股东因个人资金需求减持公司股票,2020年2月5日,公司高管通过一笔大宗交易减持19.31万股;公司控股股东以岭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和实际控制人吴相君、吴瑞今年未发生买卖公司股票行为。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管对公司持续健康发展抱有信心,公司将继续提升经营管理水平,强化企业核心竞争力,争取创造更好的业绩。

按照5月13日收盘价计算,以岭药业总市值398亿元,而其2019年净利润只有6.07亿元。

应收帐款大增背后

以岭药业的主营业务是中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布局心脑血管病、糖尿病、呼吸、肿瘤、神经、泌尿等六大类疾病,主要产品有通心络胶囊、参松养心胶囊、芪苈强心胶囊、连花清瘟胶囊\颗粒、津力达颗粒、养正消积胶囊和夏荔芪胶囊。

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58.25亿元,同比增长20.99%。其中,心脑血管类产品30.96亿元、抗感冒类产品17.03亿元、食品饮料类产品4008万元、其他产品9.86亿元。

相比收入,以岭药业应收账款增幅更高。截至2019年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11.17亿元,相比2018年年末增长80.33%。对于应收账款大幅增加,以岭药业在年报中没有给出任何的解释。

对于企业而言,应收账款大幅增加不是好事,这说明企业是在发展扩张,但这个扩张是靠赊销模式来实现的,另外也说明了公司的产品议价能力不高,或者下游客户话语权很强,或者是行业有大量竞争对手涌入,造成整个市场因需求下降带来竞争情况恶化等现象。

以岭药业相关负责人对《证券市场周刊》表示,根据Wind中药行业71家公司统计,公司2019年度应收账款周转率位列第25位(从高到低)、在中药行业中处于较好水平。

公司解释称,应收账款增长主要是以下几方面原因:一是销售规模增长,二是增加了商业公司客户数量,三是对于商业公司客户授信有一些增加。从过去五年定期报告数据来看,公司应收账款管理水平在行业内较好,周转天数控制在2个月以内,公司认为应收账款仍在合理控制的范围之内。

与此同时,以岭药业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也比部分同行少。

2019年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11.2亿元,计提坏账准备281万元,整体计提比例只有0.25%。其中,6个月以内的应收账款10.46亿元,不计提坏账准备;6个月-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6429万元,计提坏账准备比例为2%。

心脑血管类产品和抗感冒类产品是以岭药业的核心收入来源,A股上市公司中可比对象有珍宝岛(603567.SH)和济川药业(600566.SH)。珍宝岛2019年收入32.92亿元;济川药业2019年收入69.4亿元。

年报显示,2019年年末,珍宝岛1年以内非医药配送组合应收账款账面余额12.87亿元,计提坏账准备6433万元,计提比例5%;济川药业1年以内应收账款账面余额18.77亿元,计提坏账准备9386万元,计提比例5%。

相比这两家上市公司,以岭药业坏账计提比例显著较低。如果按照5%的比例计提,以岭药业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2019年需要新增计提坏账准备为5425万元,占当年净利润的比例为8.94%。

除了应收账款以外,以岭药业研发投入会计处理力度也大。

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研发投入5.15亿元,研发投入资本化的金额1.24亿元,资本化研发投入占研发投入的比例为24.13%。

相比往年,以岭药业研发投入资本化率显著提高。2017年,公司研发投入2.57亿元,研发投入资本化的金额3924万元,资本化研发投入占研发投入的比例为15.29%;2018年,公司研发投入3.57亿元,研发投入资本化的金额4009万元,资本化研发投入占研发投入的比例为11.24%。

相比同行的话,以岭药业研发投入资本化率也是显著偏高。财报显示,珍宝岛2019年研发投入9727万元,资本化研发投入1077万元,研发投入资本化的比重为11.07%;济川药业2019年研发投入2.31亿元,资本化研发投入2128万元,研发投入资本化的比重为9.2%。

以岭药业2019年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1.24亿元,占当年净利润的比例高达20.43%。

以岭药业相关负责人表示,2019年公司符合资本化的在研项目增加导致研发投入资本化率较2018年高。

销售费用为何高企?

销售费用是吞噬以岭药业利润的最大支出。2017-2019年,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16.01亿元、18.2亿元、22.2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9.23%、37.8%、38.23%。

可比对象珍宝岛2017-2019年销售费用分别为6.53亿元、8.77亿元、8.43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0.79%、31.47%、25.58%,以岭药业销售费用率显著高于珍宝岛。

以岭药业销售费用中最大的开支是市场活动费、推广及办公费,2017-2019年这块开支分别为10.49亿元、12.38亿元、14.58亿元。

以岭药业采用的是学术推广销售模式,其在2019年年报称,公司营销模式的核心竞争优势在于络病理论指导下的专业化学术推广模式,公司的推广人员通过对产品的深入认知,同时借助多种形式的学术会议,推广络病理论及专利产品的特色优势,提升临床医生认知度,从而带动和规范临床科学合理使用来治疗相关疾病。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以岭药业销售人员2250人,2019年飙升至5769人。以岭药业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2019年度销售费用主要为市场推广及办公费、工资薪金、广告费及差旅运杂费。根据Wind中药行业71家公司统计,公司2019年度销售费用率位列第37位(从低到高),在中药行业中处于中等水平,但远低于其他“学术营销推广”类上市公司。